就苏维埃代表团在热那亚会议上的策略问题给格·瓦·契切林的信1922年3月14日

契切林同志:读了您3月10日的信,我觉得,您自己在这封信里已把和平主义纲领叙述得很出色。[28]

全部艺术在于把这个纲领和我们做生意的建议在会议告吹之前清楚而响亮地说出来(如果“他们”使会议迅速告吹的话)。

宣布“我们有一个最广泛而完整的纲领!”,我们就能引起大家的好奇心。如果不让宣读,我们就连同抗议一起印出来。

处处都要有一个“小小的”保留:说我们人有自己的纲领(第三国际),但是我们仍然认为,作为商人支持(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另一阵营即资产阶级阵营(第二国际和第二半国际[29]算在内)中的和平主义者是自己的义务。

运用这种策略,即使在热那亚会议不成功,我们也会得到好处。对我们不利的交易,我们决不去做。

我们建议(第14条)取消一切战时债务和(第15条)修订(在我们的13条基础上)凡尔赛条约[30]及一切军事条约,

但不是靠多数否决少数,而是靠协商,因为我们在这里是以商人身分出现的,除了生意人的原则外,在这里我们不能提出任何别的原则。我们不想用多数来否决合众国的建议;我们是商人,我们打算说服它!!征询所有国家,并试试说服其中不同意的国家。这对资产者来说是既和善又不能接受的。我们要“和善地”使他们丢脸、受辱。

另一方案:可以建议在资产阶级和苏维埃(即承认私有制的和不承认私有制的)这两个阵营内部分别实行少数国家(按人口数)服从多数国家的原则。

×)[注:在原信中没有相应的标记。——俄文版编注]补充:小债券持有人除外,只要能确切证明,这不是假的,而确实是靠劳动为生的小债券持有人。

恳请您审阅以下建议并给予指示。我们应当提出一个“最广泛的和平主义纲领”,这是未来发言的最主要的部分之一,然而我们还没有这样的纲领。在中央委员会的最初指示中只有一些零散的说法。我这是初次尝试解决这个任务。

主要的困难在于目前国际的政治形式和经济形式始终是掩盖帝国主义者的掠夺行为的遮羞布,也是反对我们的工具。国际联盟只不过是协约国的工具,协约国已经利用它来反对我们。您本人曾指出过,在资产阶级国家和苏维埃国家之间实行仲裁是不可能的,然而仲裁却是和平主义武库中不可缺少的部分。中东铁路的国际共管是协约国把它从我们和中国手中夺走并占为己有的一种婉转说法。如果在我们这里开设外国发行银行和采用美元,以及普遍实行统一的金本位制——这将是美国进行全面经济奴役的最有效的工具。

我们应当在习以为常的现代国际形式中加进某种新东西,以阻止这些形式变成帝国主义的工具。我们的经验和创造、帝国主义世界日益崩溃和瓦解过程中生活本身的创造,都在提供这种新东西。由于世界大战的缘故,一切被压迫民族和殖民地民族的解放运动加强了。一些世界大国开始崩溃。我们的国际纲领应当把一切被压迫民族和殖民地民族纳入国际的格局。应当承认所有民族都享有分离权或爱尔兰式自治权。1885年非洲会议给比属刚果带来了灾难,因为在这次会议上欧洲列强对黑人大搞慈善活动,而这种慈善活动只不过是最野蛮剥削的一块遮羞布。我们设想的国际格局中的新东西对!应是使黑人以及其他殖民地民族同欧洲各民族一起平等地参加各种会议和委员会,并拥有不容干涉自己内部生活的权利。另一个新东西应是必须有工人组织参加。世界大战期间英国的工人出版物中有一个极为普遍的要求:吸收工联参加未来的欧洲大会。我们吸收了全俄工会中央理事会三名成员参加我们的代表团,这就在实际上实现了这一点。应当规定,在我们将建议成立的国际组织中,三分之一的名额应当分给每个代表团中的工人组织。然而,这两点新东西还不足以使被压迫民族和受欺凌的国家摆脱帝国主义的控制,因为殖民地民族的上层分子,正如背叛的工人领袖一样,很容易成为傀儡。吸收这二者参加会给未来的斗争开辟场所。各工人组织将面临为殖民地民族的解放、为援助苏维埃政权和反对帝国主义掠夺而斗争的任务。但是,领袖们会叛变。所以,还应规定国际会议或大会不干涉各民族内部事务的原则。应当采取自愿合作和强国协助弱国的办法,但不应使后者听命于前者。

这样,我们就会制定出一个非常大胆的全新的提案:在完全平等的基础上,在宣布一切被压迫民族享有自决权、完全分离权或爱尔兰式自治权的基础上,召开一个有全球一切民族参加的世界大会,并吸收占整个大会三分之一名额的工人组织代表参加。大会的宗旨不是对少数实行强制,而是充分协商。大会将依靠道义上的威正是望来发挥作用。在具体做法上大会将建立各种技术委员会来实施我这样们的最广泛的世界经济复兴纲领。

在国际联盟即国际协会的所有草案中,关于强制执行国际协会决议的方法仅有两类建议:或者由所有强国按定额组成联合部队,或者把讨伐的任务委托给某一个强国或某几个强国。前一种情况是正确一种无力的行动,因为由众多强国按定额组成的联合部队是毫不中用的。在后一种情况下,国际联盟即国际协会只不过是为最有势力的强国的新的掠夺行径辩解的借口。因此,必须完全排除强制或讨伐的成分,使世界大会只保留道义上的权威,成为以协商一致为目的的论坛。仲裁的任务是防止战争。有两种仲裁:或者是双方自愿向仲裁者申诉,例如向海牙法庭申诉,在这种情况下仲裁者的裁决是有约束力的;或者是另一种方式,英美条约中有关仲裁的条款就是这种方式的实例,根据该项条款,发生战争危险时建立特别调解委员会,双方都必须向委员会申诉,但委员会的裁决是否执行是两可的,虽然仲裁工作在一定期限内(例如一年之内)仍继续进行;这第二种方式的目的是推迟军事行动,以便在法定期间内能够平息双方的冲动并缓和冲突。按第一种方式,提请仲裁并不是必需的,但裁决却有约束力。按第二种方式,提请仲裁是必需的,但裁决没有约束力,并且双方只是在法定期限内受到约束。

目前是二者必居其一,别无选择。拟议召开的世界大会可仿效海牙法庭及其无约束力仲裁和其他职责。而我们将认为,在资本主义国家同苏维埃国家之间只有这样一种仲裁法庭才是可行的,即其中双方指定的成员人数相等,一半是帝国主义者,一半是人。同时根据我们同共和国革命军事委员会制定的提纲,我们建议普遍裁军;我们进一步发扬海牙公约和日内瓦公约的传统,建议在战争法规中增加各种禁令:废除潜水艇、化学毒气、迫击炮、喷火器和空战。

世界大会建立的各种技术委员会将指导最广泛的世界复兴纲领的实施。这个纲领不强加于人。它将是一个着眼于每一个参加国家利益的自愿建议。对弱国将给予援助。需要这样来规划世界铁路线,河运和海运航线。这些路线的国际化将是一项逐步发展的事业,因为不允许对反对者采取强制手段。为了修建超干线、为了调整国际河流交通、为了使用国际港湾和在技术上改善世界海运路线,国际技术委员会应向某些国家提供经济和技术协助。我们建议先进国家的资本修建一条伦敦—莫斯科—符拉迪沃斯托克[注:即海参崴。——编者注](北京)的超干线,我们还要说明,这样,西伯利亚无穷的资源就可以供大家使用。总之,强国对弱国的援助将是世界复兴的基本原则,而复兴应当立足于经济地理和资源的计划分配。只有经济弱国在强国的援助下得到发展,才会出现世界金本位制,而且这种发展对各国普遍有益,因为世界性经济崩溃也冲击着强国,甚至在美国引起前所未闻的失业现现象。强国援助弱国,也就是在给自己开辟市场和原料来源。基于这些考虑,我们建议有计划地分配目前闲置在美国银行金库中的黄金。这种把黄金有计划地分配给所有国家的做法应当同订货、贸易、短缺材料供应的有计划分配结合起来,总之,同对破产的国家的全面经济援助结合起来。这种援助可以具有贷款性质,因为在有计划开发经营的情况下,在几年后就可以开始偿还。商品交换研究所(凯恩斯)的,或中央分配局的,或各国商品交换中心的计划都属于这一类。如果德国不是以单个商人而是以统一的中央分配局来对付我们,那对我们是不利的,因为这将是强迫我们用高价购买劣等货物的一种手段。但是,如果这些中央分配局成为全世界有计划分配必需商品的工具和强国协助弱国的手段,那它们将是极广泛的经济复兴纲领的必要环节。美国给我们发送谷物就是国际范围分配粮食的开端。战时在协约国范围内已经局部地实行了燃料的有计划分配;这项极广泛的纲领的主要部分之一应当是有组织地分配石油和煤炭,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应当排除强制和高压的成分。国际技术委员会应以最概括的形式制定有计划地分配热能和动力能的计划。这一切综合起来将使人们看到这样一种情景:在资产阶级制度下理论上可能的事情,在历史现实中却会与民族利己主义和资本主义寡头的掠夺发生冲突。

[28]1922年2月28日,俄共(布)中央政治局对列宁拟的《俄共(布)中央关于出席热那亚会议的苏维埃代表团的任务的决定草案》稍加补充后予以批准,并委托代表团具体制定应在会议上提出的纲领(见《列宁全集》第2版第42卷第436—438页)。遵照俄共(布)中央委员会的指示,格·瓦·契切林制定了这个纲领,并且在给列宁的信中加以阐述。

契切林于3月21日草拟的声明草案中吸收了列宁在这封信里提出的对苏俄代表团纲领的补充意见。列宁对这一草案的修改意见见本卷第65—66页。——34。

[29]第二国际和第二半国际即伯尔尼国际和维也纳国际。第一次世界大战一开始,第二国际就遭到了破产。战后,持社会沙文主义、机会主义和中派主义立场的各国社会首领于1919年2月在伯尔尼召开代表会议,成立了伯尔尼国际,也称第二国际。1921年2月,在革命群众压力下退出了伯尔尼国际的中派社会党在维也纳召开代表会议,另外成立了维也纳国际,通称第二半国际(正式名称是社会际联合会)。1923年5月,在革命斗争浪潮开始低落的形势下,伯尔尼国际同维也纳国际合并成为社会主义工人国际。——34。

[30]凡尔赛和约即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英、法、意、日等国对德和约,于1919年6月28日在巴黎郊区凡尔赛宫签字。和约的主要内容是,德国将阿尔萨斯和洛林归还法国,萨尔煤矿归法国;德国的殖民地由英、法、日等国瓜分,德国向美、英、法等国交付巨额赔款;德国承认奥地利独立;限制德国军备,把莱茵河以东50公里的地区划为非军事区。列宁在评价凡尔赛和约时指出:这是骇人听闻的掠夺性的和约,它把亿万人,其中包括最文明的人,置于奴隶地位。——35。打印00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angfangke.com/,意甲罗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